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鉴于网易博客的尿性,本博停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外乡人》(2009)语录(21-30)  

2018-03-28 15:23:31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1-------------------

蛐蛐(对长发音乐人):你开始讲什么“为了音乐、为了理想”的,你是不是也上夜总会去唱去了?还一晚上三百……

小水(对小美):你记住,我是永远爱你的。

叶子:你还真打算跟毛头过一辈子啊?
韩梅:那当然了。难道跟你过一辈子啊?
叶子:你就跟我过一辈子嘛!

一剪梅(对金花):海归就算了,我们家要有大闸蟹拨拨就可以了。

一剪梅(对金花):我们家的事啊,老蔫(年永彬)是做不了主的,你跟他说了也是白说。

李宝根(对金花):我这样坐惯办公室的人能做啥呢?

晓飞(对小美):我这么优秀,你还能喜欢谁?

陆文昌(对小水):跟老子玩起深沉来了?

陆文昌(对王冬至):人哪,该高兴的时候一定要高兴,要是高兴就得喝酒。

王冬至(对陆文昌、大徐):有了这个孩子真是好啊!我有的时候,我心里边不舒服的时候啊,我一看到我们家诺诺,我的心一下子就好了。

大徐(对陆文昌):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。


22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剪梅(对小美):吃也好,不吃也好,饿死拉倒!

年永彬(对一剪梅):你永远不要回来,你跟麻将牌过一辈子吧!

金花:你怎么不出声了?
李宝根:一个下岗的男人没有说话的资格。

年永彬(对一剪梅):小美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这辈子我们就不过了!

(小美绝食晕倒,正被送去医院)
陆文昌(对小水):这种时候啊,一定要靠自己拿点主意来。记住了,男人都有这种时候。

小水(对小美):你怎么那么傻呢?

小水(对小美):
我配不上你。我只是从外地过来学手艺的,我们两个根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。
我来上海找我姨父,只是为了成就我的事业。即使是一个裁缝,我也会努力把它做得很好。
而且,就算裁缝店开得越来越大,也不会像你家人想要的那样。
那个男孩(晓飞)应该还不错,希望你幸福。

李宝根:一个人过不是很好吗?就爱找麻烦。

金花:新官上任三把火,我第一把火就是把那个吵吵嚷嚷的小毛头(蛐蛐)给我赶出去!

大徐(对蛐蛐):居委会那郑阿婆说你们跑这儿来大闹天宫,影响别人。(天台排练、唱歌)

(小美带着晓飞到小水店里做结婚旗袍)
小水:图样丢了。
小美:没关系啊,你心里有。

蛐蛐(对大徐):不是疯,姐。人家那是摇滚,是艺术啊!

蛐蛐:这个男的吧,他就得比女的得高一块,得有本事。

张黎(对叶子):我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娶了这个上海女人(老板娘)。

陆文昌(对年永彬):你这是只看见贼吃肉,看不见贼挨打。


23-------------------

陆文昌(对年永彬):小水这孩子啊,他就是太老实,不愿意说话,什么事情都愿意放在心里边。

叶子(对靳亮):酒吧乱,我又不乱。

冯国友(对陆文昌):咱俩这关系,还让您花钱啊?

梦娜(对蛐蛐):大上海路过哪儿不好呀?非得路过我这儿?

一剪梅(对年永彬):你现在本事大了,藏私房钱是吧?

李宝根(对轮子):你这手艺不玩车可惜了。


24-------------------

小美(对轮子):还小丫头呢?我是已婚妇女了。

山炮(对陆文昌):咱都一个院住着,差距就是大啊!(陆文昌买房了)

陆文昌(对山炮):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啊,什么都有了!

陆文昌:这个啤酒一喝起来那就没完没了的了。

饰品店老板娘(说张黎夫妇):他们夫妻俩都不是一般人,各玩各的。

大徐(对大伙):别看我,我不搬走。为啥呢?我舍不得大伙。上哪找你们这好的邻居啊?

张黎(对叶子):出去好好混,不要像我这样过。

(陆文昌叫大徐去看他的新房)
陆文昌:这是我老陆摸爬滚打十几年的成果,你去看了对你有好处,是个刺激,你就会像我这样拼命的了。
大徐:拉倒吧!我可不想像你那样拼命。

大徐(对小水):你这孩子真是,问啥都问不出来。

唐老板(说蛐蛐):这人长得这么丑,还选秀?

陆文昌(对海川):我究竟怎么做才能够对得起你,你才能原谅我?

海川:这房子是你买的,是吧?行。要不你走,要不我走,你自己选吧。
陆文昌:我就是要和你住在一起!这就是我的选择。

海川(对陆文昌):从小到大,你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吗?

轮子:你拿我当你儿子吗?
年永彬:是啊。
轮子:那儿子给老子帮个忙,还能问老子要钱啊?
年永彬:那老子给儿子钱,那儿子能不要吗?

杜琳琅(对王冬至):你非要她(诺诺)死读书,读死书,死拉琴,拉死琴,对外面的世界一窍不通,这样你才满意啊?

张夫人(对叶子):我这个人哪,开明!我才没那闲工夫管男人偷鸡摸狗的事。


25-------------------

杜琳琅:你什么事情最开心啊?
诺诺:像其他孩子一样,有爸爸妈妈,无忧无虑。
杜琳琅:那你什么事情最不开心啊?
诺诺:我最怕看见爸爸不开心。

杜琳琅(对王冬至):她(诺诺)拼命读书、拼命拉琴,为的就是让你开心。

梦娜(对蛐蛐):我要不是为了还你家那点钱,我至于喝成这样吗?

梦娜(对蛐蛐):我实在不想看见你。

金花(说李宝根):他的脑子炒股票,他能炒出什么股票来啦?

三舅(对大徐):自家人的事呢,还得自家人帮。(三舅跟大头要在大徐的店里帮忙)

陆文昌: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哎……

张家山:大徐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做事太不讲原则。
闰土:你跟别人讲原则,谁跟你讲原则?

光华媳妇:有些事情是讲不清楚的。

山炮(对大头):我见过不要脸的,我就没见过像你们爷俩这么不要脸的!

山炮(对大头):我叫“山炮”,我就专门轰你们这样不要脸的!

陆文昌:老子这省的钱啊,花在老子身上怎么这么心疼了?

大徐:出门在外不就靠朋友吗?说实在的,没有人帮衬的,那老难了!

陆文昌(对大徐):我管谁啊?谁管我啊?

山炮:Love your mother who who.(爱你妈谁谁)

陆文昌:
钱算个什么东西啊?钱啊,它就是个王八蛋!你花了再重新赚,知道吧?
你赚了,你不花出,你还是个王八蛋,知道吧?

陆文昌:没人欢喜家家愁。

王冬至(对李宝根):吃个槟榔减减压。


26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剪梅(对陆文昌):上海人恭喜恭喜呀,得拿出实际行动来。

李宝根(对金花):看说明书还要签字啊?

大徐(对陆文昌):都快五十多岁的人了,该为自个儿想想了。

大徐(对陆文昌):一个人要对自己亲人不好,对别人好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大徐(对陆文昌):你这人吧,贼那个。跟你做朋友真的贼那个。(贼朋友)

一剪梅(对李宝根):是不是金花和你闹离婚,请我们吃分手饭啊?

一剪梅(说李宝根):让老情人(年永彬)劝自己老婆(金花)回去,他可真想得出来!

陆文昌(说郑阿婆):虽然都退休若干若干年了,这讲起话来还老像老像干部的。

郑阿婆:家庭和气了嘛,社会也安定了,国家也进步了。

李宝根(对金花):你要是真的打算和我离婚的话,请让我李宝根为你……为你做最后一次生日,好不啦?

大徐(对陆文昌):就我长这样,穿啥也不好看。

法庭:被告人谢长发因犯玩忽职守罪、行贿罪、渎职罪,判决如下——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两万元。

叶子(对靳亮):我们两个穿得跟囚犯一样,能找到工作吗?(黑白横条情侣装)


27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徐(对谢长发):我觉得你这辈子没白活,院里人都惦记你。

金花(对李宝根):只要你赚钞票,炒股发财了,我旅馆也不做了,我就在家里帮你做家务活。

蛐蛐(对梦娜):这个上海的面不行,跟咱老家那个面差远了。

梦娜(对蛐蛐):我的梦想就是——能成为一个上海人。

白智慧(对陆文昌):经济适用房,它房号刚刚放出来,地基都没打好。

蛐蛐(对梦娜):你别看我做饭模样不大好,但是好吃,跟我一样。

蛐蛐(对梦娜):人在外地,那就是住在哪儿了,哪儿就是家。

二丫(对大徐):在俺们那旮旯,女的要不能生孩子,就是废物,就让人看不起。

韩梅(说毛头):把老子气惨了!


28-------------------

叶子(对服务员):那个“雪菜炒冬笋”不要辣的,要巨辣的!

毛头(对韩梅):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这怂样子,跟我一般见识?

陆文昌(对冯国友):像你这么精明的人啊,哪个骗得了你?

陶子(对轮子):我真的想为你做点什么。

陶子(对轮子):在我见到你之后,我真希望自己这二十年是一个人过的。

陶子(对轮子):我真的不想失去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山炮:(白智慧)跟我说去海南岛什么避寒去。我们就听说过避暑,还没听说过避寒呢!

金花:做股票最重要的一点——三分聪明,七分运气。要赚大钱的话,一定要做大的投资!

李宝根:买股票这个东西啊,刺激,太刺激了!

梦娜(对蛐蛐):没有你,我就没有事。

蛐蛐(对梦娜):我小时候连看你光腚我都看过,你还隐私权呢?


29-------------------

靳亮(对叶子):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?要不别人喜欢你?

大头(对三舅):你怎么走路跟鬼似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呢?

梦娜(对蛐蛐):我记得你小的时候长得挺好看。

王冬至:我就喜欢中山装。

冯国友:就是拆了房子、卖了老婆,我都把这个钱给你凑足!

居善地,心善渊,与善仁,言善信,政善治,事善能,动善时。——《道德经》

(受骗者们要砸文昌成衣店)
陆文昌:你们要是砸得不过瘾、不解恨,一把火把它烧了!烧了还不解恨,把我的老命拿走好了!

梦娜(对蛐蛐):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吧?你凭什么管我啊?你有什么权力管我啊?

(陆文昌被拘留)
海川(对小水):他(陆文昌)那么大的人了,总该为自己做的事负责吧?

小水(对海川):你是不是人啊?你有没有良心啊?他(陆文昌)是你亲爹啊!


30-------------------

熊伯(对陆文昌):什么事情都要想开一点。

王冬至(对杜琳琅):碧火衬云淡,香藕润风清。

(杜琳琅和秦主任要结婚)
王冬至(对联):
恭喜恭喜,你们单干变集体。
祝贺祝贺,你们两个变三个。
计划生育。

五哥(对梦娜):我这儿虽然是垃圾场,但是要比你干净!(梦娜吸毒)

蛐蛐(对五哥):她(梦娜)是你害的,我也是你害的。不都是你定的这些事?(当初订婚)

梦娜(对蛐蛐):戒毒不是这样戒的,得一点一点戒。你这样硬生生的,早晚把我戒死。

梦娜(说毒瘾发作):就像有一万个蚂蚁抓你、咬你,像有一万个小鬼、大鬼啃你……

蛐蛐(对梦娜):你不用朝我发脾气,我早就习惯了,你从小就对我发脾气。

蛐蛐(对梦娜唱):天天想你,天天守住一颗心,把我最好的爱留给你。

蛐蛐(布娃娃戏):你上海人就上海人吧,你也不用穿这么短的裙子,都光腚了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