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大汉天子3》语录(01-10)  

2017-08-10 11:52:58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角色名变动新增:
桑弘羊---桑宏
金日磾---金童

变动的角色名依然用原名。


01-------------------

导演:也许我们永远无法了解这段历史的真相,除非光阴倒退二千一百年。

旁白:经过连续二十多年的征战,大汉王朝几乎南北一统,繁荣空前。

旁白:时年十月,汉十八万大军经五原北出长城,一路无敌,直抵单于台。

刘彻(对刘据):有朝一日,朕把江山交给你,你才真是孤家寡人呢。

刘彻:朕是真龙天子,伊稚斜没来接驾,龙卷风倒是来了。

刘彻(对刘据):你是朕的儿子,是大汉朝的太子,群山百川都不应该让你望而却步,都应该踩在你的脚下!

刘彻(对卫青):知我者,姐夫也!

季擒虎:一马三箭,胜过任何好文章!

李汉:(父母托梦)早来三天能相见,晚来三天相见难。

刘彻:斩草不除根,朕又多了一个遗憾……(指刘细君)

刘彻:跳梁小丑总不会绝种。

李汉(对刘据):只许他(刘彻)放火,就不许你点灯啊?

(刘据要和李汉、季擒虎结拜为异姓兄弟)
季擒虎(对刘据):可我听说当年那些汉兴会都没好下场……

霍祁连:多只青蛙多四两力。

江充:我来自东方,卦也算是很神。

江充:问人还是问事?
霍祁连:不会自己猜啊?


02-------------------

卫长公主(对刘据):你的左膀右臂都是玩胳膊根儿的吗?连一个动脑子的都没有!

江充(对刘据):三卦之内,百发百中。三卦之外,不免胡言乱语。

江充:一赶三不买,一赶三不卖。

李长生(对江充):你的小辫子可在我手里攥着呢!

江充:飞龙在天,潜龙在田。

李长生:今天拿下了?大鱼钓到了?
江充:差点被大鱼给吃了。

郭解(对季擒虎):郭某是个安善良民,有毒的不吃,犯法的不做。

季安世(对季擒虎):不要以为人才都在朝廷中。野有遗贤,代代如是。

季安世(对郭解):大汉律条,造反是要灭族的。

郭解(对季安世):这卖友求荣的骂名,我可是不想落下!


03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(说司马迁):朕的太史令最会咬文嚼字。

季安世(对季擒虎):记住,不管到什么时候,不管对谁,只要你提起郭解的名字,咱们就不再是父子!

季安世(对季擒虎):你以为攀龙附凤,就是金枝玉叶了?

季安世(对季擒虎):君永远是君,臣永远是臣!

刘彻(对刘据):凡是前朝贤君的故事,父皇都一律搜集齐了,用它来每日省吾身。

刘彻(对刘据):不管你替谁求情,都要拿着大汉律法来说话。否则,就算你龙登九五,也是妇人之仁,不是明君。

卫子夫(对刘据):不能正己,又如何能正人呢?

卫子夫(对刘据):你父皇最恨的就是拉帮结派了!

霍祁连(对司马迁):我们家就是不怕女人多。

廷尉:按律条,纵放钦犯者一律同罪,不得以功劳抵过。

刘彻(对司马迁):不是陛下圣明,是你史臣圣明。

江充:左青龙右白虎,上朱雀下玄武。

刘据(对李汉):你的义母护国夫人(秋婵)在父皇面前最有面子。

秋婵(对李汉):我这护国夫人受封了十八年,一个本章也没有奏过。

秋婵(对卫子夫):牡丹自有真国色,牡丹正是花中王。除了皇后,还有谁能跟牡丹花比美?

霍祁连(对卫长公主):我一天不欺负他(李汉),就一天不舒服。

卫子夫:如果说了没有用,还不如不说。

刘彻:怕累啊,就别想做一个好皇帝。

刘彻:只要它在四海之内,就一定要向朕俯首称臣!

刘彻:朕未了的事情真是太多了……


04-------------------

江充(对刘据):草民就是东方朔的弟子。

霍祁连(对季擒虎):太子府的门要见血才开啊?

霍祁连(对刘据):一个太子乱说话,天下不大乱了吗?

秋婵(对刘细君):不管是谁人问起,你一定要说,你长得像母亲,一点都不像父亲。

刘彻:世有良才,天不假年……霍去病牺牲的时候只有二十四岁。

刘彻:上天对朕如此厚爱,赐给朕一个霍去病。上天又对朕如此吝啬,只赐给朕一个霍去病。

刘彻:如果再给霍去病二十四岁的话,天下早已平定。

李汉(对刘彻):陛下锋芒所指,就是大汉旌旗所至!

刘彻:觅忠臣必于孝子之门。

秋婵(说刘细君):也只有江南的女孩子才那样求甜若渴吧?

卫子夫:虎老雄心在。

刘彻:够资格上朝的都是一潭死水,朕就只好找几条不够资格的小鱼来翻几朵浪花了。

李汉:男儿不求身安乐,但求马革裹尸还!

季擒虎:我专治坏脾气!

金日磾:这匹马本来是该投生老虎的,错投了马胎。


05-------------------

霍祁连:第一,要孝顺母亲。第二,他要会武艺,而且要比我强。

霍祁连:我霍祁连是名将之后,是属虎的,不会嫁给老鼠(李陵)的儿子(李汉)!

王印:征战的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王印:谣传不会因为传的人多就变成真的,而事实也不会因为不为人所知而变成假的。

桑弘羊(对刘彻):即使将士用命,几千里还是几千里呀!

霍祁连(说烈马):它摔不死我,就得让我骑!

江充:胆敢招降纳叛的,也只有郭解这位大侠了。

江充(对刘据):我说的已经太多了,至少折寿三年。

王印:徒不教,师之惰。

郭解:十八般武艺,样样稀松。


06-------------------

郭解:剑是百兵之祖,刀是百兵之王。

刘彻:如果说说故事就算一个的话,东方朔岂不早就桃李满天下了?

江充:书生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。

司马迁:人间最是得意事,风雨临窗故人来。

金日磾(对卫长公主):公主不是我的朋友,是我的主人。

秋婵(对卫子夫):如果母后字字都讲大汉律法,那在二十年前早就没有了秋婵!

王印: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
07-------------------

季擒虎(说王印):他们会点医术的都爱危言耸听。

王印:草木腐烂之后,被阳光长期蒸晒,就会生出一种有毒的气体,当地人称之为“瘴气”。

季安世(对王印):你是人才,我要为国家保全你。

王印(对季安世):文人的血也是红的,也是热的。

霍祁连(对卫长公主):公主不要的,那我去要了。(金日磾)

刘彻(对卫长公主):如果搁在二十年前,你恐怕现在已经嫁到沙漠戈壁,茹毛饮血去了。

霍祁连:河里没鱼市上见,过了筛子再过箩。

霍祁连(对秋婵):(若霍祁连嫁李汉)他又是儿子又是女婿,我又是女儿又是媳妇,您又是婆婆又是岳母,好事全给你一个人包光了!

王印(对紫薇):能和这样天地造化的大悬崖融为一体,何异于永生?

王印(对紫薇):这样一筒枸浆酒,如果拿到长安,可以换一百匹上好的绸缎、一百斤海盐啊!

王印(对多同):没有比较,何分大小?

季擒虎:萝卜大小,它长在辈儿上呀!


08-------------------

江充(对刘彻):恩师(东方朔)有三不教——
其一,只凭小聪明,胸无大志者不教。
其二,借以钻营,心术不正者不教。
其三,只学雕虫小技,难成大业者不教。

江充:恩师再三嘱咐,测字要看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缺一不可。只是就字论字,难免谬之千里。

刘彻:难道是上苍不弃大汉,又给朕送来一个护国军师?

江充:人生难得几场豪赌,快哉!快哉!

江充(对李长生):有朝一日我发迹了,你别说认识我。

王印(对紫薇):像王印这样的人,大汉朝俯拾皆是。

王印(对紫薇):我们教学相长,介乎半师半友如何?

刘彻:张口也许,闭口或者,你现在说话越来越不干脆了。
卫青:那是因为卫青听的是一面之辞,所以不敢贸然决断。

刘彻(说夜郎):父亲有父亲的想法,儿子有儿子的打算。儿子才不怕拖累父亲,只要他的王位去而复归。

王印:擒虎,你快给我松开。
季擒虎:这是父亲的将令。他也是为你好,怕你办傻事。
王印:你再不给我松开,大汉朝就要办傻事了!

刘彻:今天,朕要开开杀戒了!

刘彻(对卫青):朝廷号令不出都门,还有什么江山社稷可言?

王印(对刘彻):老百姓的口碑比刻在石头上的字还要清晰。

王印:陛下三思之后,一定会收回成命的!
刘彻:朕没有这个意思,绝对没有!
王印:那是因为陛下只有一思,还没有二思、三思。

王印:罪臣常常在想,自大的是不是只有夜郎?
刘彻:你是说朕吗?
王印:天外有天。假如上天世界真有神仙的话,他们看着我们,会不会发出同样的笑声?


09-------------------

江充:神仙如天,深不可测,连博学多才的孔老夫子也讳莫如深。

刘彻(对江充):朕只是想知道,老天还给朕留了几年,朕好从容安排家事国事。

江充(对刘彻):臣只此一算,就折寿二十年。

王印(对刘彻):臣只求陛下将臣发配到夜郎去,臣情愿在那儿终老是乡!

霍祁连(对秋婵):要乐千万别闷在心里乐,要大声乐出来啊!

刘彻:夜郎所属地方,自即日起改为“犍为郡”,由原夜郎王子出任太守。多同留驻长安,仍保其多同王的尊号。紫薇公主还是公主。

刘彻(对王印):你确实有才,而且还很虚心,比主父偃那张鸭子嘴强多了。

王印:只有皇帝陛下单独召见臣僚,密议国事,才叫“独对”。

季擒虎:光膀子烤火——一头热。

季擒虎(对刘据):太子哥指到哪儿,我就打到哪儿!

紫薇(对王印):我们夜郎没有媒人。


10-------------------

刘据:你的衙门也太大了吧?
王印:正是衙门太小,不敢接待太子金驾。

江充:草民怎么能测皇上?正所谓天威不测。徒弟怎么能测师父?所谓师讳徒不言。

刘彻:那些因循守旧、养尊处优的满朝文武,他们才老了呢!岁月对他们是无情的,对朕却情有独钟。

江充(对刘彻):恩师和师母已经长生不老了!

刘彻:为了江山社稷,朕封江充为“绣衣使者”。所到之处,不论郡府州县,一律听从江充调遣。

李汉:不是说这东方朔不要官吗?怎么他的徒弟(江充)倒变味儿啦?

王印(对紫薇):王印今生今世,不打算成家。

刘据:你这个官是几品的职位啊?
江充:似乎无品无级。
刘据:那就是官居极品,大得不可限量啊!

江充:侧立之人为小人,正坐之人为贵人。

霍祁连(对卫长公主):看你的表情就是其中必有所谓。

霍祁连:换了谁都行,就是他(金日磾)不行!
卫长公主:我谁都不要,我就要他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