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大汉天子2》语录(31-40)  

2017-08-10 11:52:34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31-------------------

马兰:按照草原的规矩,第一个抱孩子的应该是舅舅。

霍去病(对刘彻):新单于伊稚斜多诈,料我军必不敢故伎重演。臣就偏偏照方抓药,让他防不胜防!

刘彻:共饮得胜酒,同享太平年。

霍去病(对刘彻):臣只是将才,不是帅才。

馆陶公主:月亮逢盈必亏,黄河逢满必溢。

李娃:长得不漂亮,没人看一眼。长出个样子吧,谁又都想把你给吃了。

刘彻(对李娃):朕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有人骗朕!

卫青(说季安世):祖辈结怨,却让他这个隔了六代的子孙来承受,何其沉重啊!

卫青:只要有一线的希望,我就要做万分的努力。

汲黯:自古报国难。

季安世(对卫青):凡是对小皇帝有功的我都恨,最恨的就是你!

卫青:军人只有一种死法,那就是上战场!

秋婵:后宫三千,佳丽满园。莺莺燕燕,花花绿绿。只见新人笑,谁知旧人哭?

卫子夫(对秋婵):你可以悬岸自高,也可以恃才傲物,可是你却不能轻视一份感情。要得到一份真情是很难的。

刘彻:大汉朝广有疆土。东至东海,西出玉门,南连百越,北接长城。


32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:你要朕给你发誓吗?
秋婵:你发过的誓还少吗?

秋婵(对刘彻):我真替女人可怜,更替皇上的女人可怜!

卫子夫(对卫青):报国无门才是一个英雄所悲哀的。

卫子夫(对季安世):人家常说,话怕带少了,东西怕带多了。

卫子夫(对季安世):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,不要让他们再把仇恨延续下去了。他们生而无辜,心底无罪,就让他们今生今世成为朋友吧!

刘彻:听说你又翻供了,你到底要朕相信你哪一次?
季安世:你爱信哪次就信哪次。

刘彻(拜景帝灵位):如果母后一无所知,就让这炷香一燃到底,化为灰烬。如果母后知道确实消息,就让它半途熄灭。

刘彻(对卫子夫):你是大汉朝最好最好的皇后!

秋婵:霍去病最爱拈花惹草。他和长安城里一半漂亮姑娘都好过,另外一半混了个点头熟。长安四十八坊,坊坊都有他的丈母娘。

刘彻:这里有根白头发,朕帮你拔下来。
卫子夫:不要拔,这才叫“白头偕老”。

田蚡:王爷,就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吗?
燕王:余地在长安,不在燕国。


33-------------------

燕王(对田蚡):太尉懂得破财免灾,本王就不懂得贪财招灾吗?

田蚡(对燕王):宝珠之贵,甚于玉玺。

浑邪王(对赵胜):一个汉人(李陵)就够我头疼的了,还来三千(汉军俘虏)?

馆陶公主(对李广利):我可用不起你,一个贰师大将军成了我们家管家了……

李广利(对馆陶公主):这宫里面就跟我们唱戏的一样。有人捧你,你红得发紫。没人捧,一堆臭狗屎,什么花容玉貌全白搭!

刘彻(对主父偃):只有非你不可的案子,你才去做?

汲黯:你酒还没醒吧?
主父偃:我根本就没有醉!

主父偃:如此好文章,岂能无酒?

主父偃:交朋友就得交汲黯这样的。

牡丹(唱):
父母官,坐公堂,不见百姓哭饥肠。
任凭道旁饿死骨,仓中空有万石粮。

主父偃(对洛阳郡守):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是大水冲了寻常百姓家。


34-------------------

主父偃(对齐王):煎饼大葱已经把臣养胖了。

主父偃(对齐王):家有黄金,外有斗秤。

主父偃(对齐王):王爷的帐下个个彪形大汉,红光满面,由此就可以看出今年齐国的收成如何了。

主父偃(唱):
月中嫦娥敬我酒,东海龙王送海鲜。
鱼鳖虾蟹纷纷至,才知齐国胜长安。

主父偃(对刘同):自古忠臣不怕死,奈何以死惧之?

浑邪王:宁可死我一个,也绝不自相残杀!


35-------------------

胭脂(对李陵):那个姑娘等了你五年,你还要我再等你几年?你害苦了她,难道也要害苦我吗?

卫青(对霍去病):我们的心本来就是软的,只是因为它包上了一层铠甲,你才觉得它是硬的。

李娃:什么材料做什么。

刘彻:敌人有多少人马?
副官:回陛下,十五万。
刘彻:大将军呢?
副官:只有三万?
刘彻:能操几分胜券?
副官:十分!

刘彻(对季安世):你曾经要行刺朕,如今却要做朕的护驾将军。

刘彻(对主父偃):你自己说的头头是道,还口口声声认罪,你这分明是给自己邀功来了。


36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:谁会想到一个一见到女孩子就会脸红的霍去病却让敌人望风披靡、闻风丧胆?

霍去病(对刘彻):臣霍去病只是陛下的一口宝剑、一支长矛,任由陛下指挥。

刘彻:从此以后,在我大汉朝的边境,就再也没有后患了!

霍去病(对秋婵):我霍去病的婚礼应该是完美无缺的。

霍去病(对秋婵):我和孩子之间,你只能选一个。

秋婵:只要有我在,他(李汉)就永远不是孤儿!

主父偃:怪事年年有,今朝何其多。

霍去病(说自己):堂堂一个大将军,洞房里丢了老婆……

大宛国王:汗血宝马只送朋友,不送敌人。

琥珀:心头事,梦中人。眼中情,水中月。

主父偃(对刘彻):人生双耳,兼听则明。龙生双目,远瞩高瞻。


37-------------------

雪莲(唱):
火红的雪莲花,你为谁红?
你为峻岭?你为险峰?
为了报春的飞雪?还是终古的寒冰?
火红的雪莲花,你为谁红?
你为骏马?你为雄鹰?
……

雪莲(对卫青):你们的话都是同一本书教的吗?

雪莲(对主父偃):你再不出来,我就放火了!

琥珀(对主父偃):你怎么记吃不记打?

主父偃:天牢可真不错。风刮不着,雨浇不到。一日三餐虽不饱,可总有。

张骞:两支花烛代替了十万雄兵。

主父偃:有些事的确不能喝酒,可有些事非喝不可!

雪莲(对主父偃):你真聪明,帐算得真好。是啊,娶了一个小国的公主,又远在天边,有什么用?还不如把她献给皇帝,换了眼前的荣华富贵。当了大官,发了大财,这时候什么样的女人不会投进你的怀抱?

主父偃:主父偃啊主父偃,你可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混蛋、负心郎、薄情汉……

主父偃(对琥珀):对,我好坏啊。但愿雪莲公主心里也这样想……

琥珀(对主父偃):我们歌舞坊你永远都不要再去了!


38-------------------

李广利:将心比心,妹妹,要是叫你明天不做贵妃了,嫁给老百姓,你心甘吗?
李娃:那我情愿去死。
李广利:多谢娘娘指条明路,李广利只有以死报国了!我不活了!

刘彻(对卫青):没有匈奴人,就没有你卫青!

刘彻:朕身为天子,就是要为子孙后代开疆辟土!

刘彻:只有秦始皇才配称为一个皇帝,只有他才敢气吞六合、席卷海内。

主父偃:秦始皇也不过做到了四海归一,而皇上想到的是四海之外还有四海。

刘彻(对卫青):朕讲的是七雄五霸,你却跟朕讲鸡零狗碎?

汲黯:那你说皇上他能听吗?
主父偃:听不听在他,奏不奏在你。

馆陶公主:这两天皇上气不顺,谁奏本谁倒霉。

汲黯(对刘彻):墨子以为,战争不论胜负,对两国百姓来说都是灾难。

汲黯(对刘彻):只要我朝强盛,何惧边关有警?

刘彻:朕就是亲自挂帅,御驾亲征,也要扫平祁连山!

主父偃(对刘彻):我大汉朝既有郡县,又有封国。这二者本来不该并存,却偏偏并存了七十年。

刘彻:诸侯分为二十二个封地,以齐王势力最大,其他都不足论。


39-------------------

秋婵:人身父母养,各有一方天。

秋婵(对霍去病):我不希望在你的铁马金戈下制造出更多的小李汉来。

李广利:不做官是嫌小,不好色是嫌丑,不坐车是嫌破,不贪财是嫌少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我不过是如实呈告。一不用你大刑伺候,二不用你威逼诱供。堂上遇到这样的犯人,应该欢呼雀跃才是,你怎么反倒不敢相信了?

主父偃:官大官小,罢免了全是百姓。钱多钱少,死了不能带去阴间一文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假传圣旨,其罪当诛。夹嫌陷害,其罪不赦。贪赃枉法、以权谋私,也罪在不赦。这三罪加起来,你判我一个死罪,不冤枉!

汲黯:一字入公门,九牛拉不回。

汲黯(对主父偃):我一万个不懂!

主父偃(对汲黯):对我主父偃而言,只有一死才是最漂亮的下场!

主父偃(对汲黯):千万不要秘密处死我,而是要明正典刑,一定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——大汉天子杀了主父偃!

主父偃(对雪莲):常言说的好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更何况我主父偃那个爱心远远超出常人。

主父偃:得风流处且风流,人不风流枉白头。野花当采直须采,桃红柳绿一并收!

主父偃:处处红粉知己,时时倚红偎翠。

主父偃(对雪莲):大汉可以抛弃我,但我决不能舍弃大汉!

主父偃(对雪莲):我这颗人头可以让他(刘彻)不战而胜那些乌合之众,为他赢得半年的时间,最后完成他的宏图大业!

雪莲(对刘彻):我不想驾驭他(主父偃),我只想嫁给他。

雪莲:陛下是个了不起的男人。
刘彻:能得到公主一句夸奖,朕也无憾了。

主父偃:罪臣恳请陛下将臣留下!
刘彻:你不走就只有死!
主父偃:臣求的正是一死!


40-------------------

主父偃(对刘彻):臣愿意做第二个晁错大夫。

刘彻(对主父偃):你就是东方朔加上张汤。

刘彻:好!你就是你,独一无二的主父偃!
主父偃:谢陛下!微臣总算等到这句话了!

刘彻(对主父偃):朕宁可再平一次叛乱,再守一次长安,也不要失去你!

主父偃:大丈夫不能就五鼎食,那就要就五鼎烹!

田蚡:我不住,我死也不住这间牢房!
狱卒:你算说对了,不住这屋子,除非是杀头那天。

狱卒:黄金有价翠无价。

霍去病:我军所经之处,均归大汉版图,勒石以记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