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大汉天子2》语录(01-10)  

2017-08-10 11:51:39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角色名变动:
东方朔---东方慧
张汤-----张固
李陵-----李勇
灌夫-----关夫
郭舍人---郭得仁
李广-----李光
李敢-----李赶
张骞-----张远
司马谈---司马炎
田蚡-----田鼢
伊稚斜---伊稚邪

为便于衔接上一部,语录用原名。


01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:若天意让刘彻扫平边患、永定江山,就让敌寇有如此狼!

刘彻:天涯何远,人间何渺。

刘彻:罪由人定。

刘彻:汗血宝马入我大汉屡建奇功,实为不世勋臣,兽中魁元。今积劳成疾,竟而归天,朕不胜惋惜,特赐名为“天马”。

田蚡(对王太后):百姓传言——窦家已灭,卫氏当兴。姐姐正宫,弟弟拥兵。

田蚡(对王太后):皇上登基以来亲自典兵,我这个太尉早就成了虚职了!

刘彻(对秋婵):多情反被无情恼。

秋婵(对刘彻):他(东方朔)不想见皇上的时候,皇上是找不到他的。

汲黯:汗血马、东方朔……长安要翻两次天了。

阿娇(对卫子夫):你看我的酒窝都瘦没了,皇上最喜欢我的酒窝了!

主父偃(对刘彻):没有那汗血马,就没有大汉皇帝、大汉皇后,也就没有大汉朝,难道它不应该以皇帝之礼下葬吗?

刘彻:汗血宝马自归我大汉,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卫青一天。


02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(对汲黯):等你这张嘴巴和你这把骨头都烂掉,朕再把你挖出来喂狗!

汲黯(对刘彻):汗血宝马要用宰相礼仪安葬,那么五万五千烈士血洒疆场、埋骨他乡,难道不应该以同样的礼仪对待吗?

卫子夫(对王太后):我跟卫青已经快一年没有见面了。

王太后(对卫子夫):长姐比母。

王太后:响鼓不用重锤。

田蚡(对卫青):为人臣子,明知天威不测,也要千方百计揣摩。不然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,那可就不好了。

阿娇(对卫子夫):我不是怕死,我只是死不瞑目。我是谁呀?公主家的掌上明珠,皇帝的结发妻子,可是死到临头,却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。

阿娇(对卫子夫):我的金屋还住得习惯吗?

卫青(对霍去病):并不是你缺我这个舅舅,而是我缺你这个外甥。

霍去病:外甥是舅舅家的狗,吃饱了就走。

卫青: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

霍去病:男儿大丈夫,就该一刀一枪,两军阵前,杀敌立功!

卫子夫(对卫青):你不写(奏本)就不怕人言了吗?

卫子夫(对卫青):我不是要你趋炎附势,而是要你审时度势。

田蚡(对刘彻):卫大将军连白卷都没有交。

田蚡(对刘彻):臣已经替陛下分过类了,奏章一共是96件,其中问斩汲黯的是40件,处绞刑的是8件,发配充军的是25件。

卫青(对卫子夫):本朝制度,后宫不得参政,请皇后娘娘原谅。

刘彻(对卫子夫):你以为见风使舵就是尊重朕吗?

刘彻(对汲黯):朕是怕你到阎王老子那里,告朕是个昏君。

汲黯(对刘彻):如果陛下容得下,到处都有(勇于直谏之臣)。


03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(说汗血宝马):这匹马活着的时候,曾经日行千里天不黑,夜行八百里方才见到红日东升。

王太后(对刘彻):你实权都给了他(卫青),还在乎一个虚名吗?

刘彻(对王太后):儿臣就是这个坏脾气,谁伸手向朕要官要爵的话,朕就偏偏不给他!

王太后(对刘彻):黄河救平阳,长城追子夫,你把这一切都记在汗血马的身上,而骑在马上的人却是他(卫青)呀!

廷尉:(御医)久治不愈,按律该以失职论罪!

刘彻:哀莫大于心死。五脏六腑都坏了,人还可以活着。但心死了,就全完了。

刘彻:山河地理裙,日月风云袄。

胭脂(对李陵):五年了,就是一块石头也该暖化了!你真是一条喂不熟的狼!

胭脂(对浑邪王):五年了,汉朝人现在才想起他(李陵)来?鬼话!

李陵(对胭脂):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你嫁给我,就是中原人了。

胭脂(对李陵):你有口气了就来气我!

胭脂(对李陵):你死都不怕,你还怕活着吗?

胭脂:骆驼不吃芨芨草,谁也不能嚼碎了喂饱它。

马兰(对李陵):酒喝得越多,伤好得越快。

霍去病(对秋婵):我忘不了你,你永远是我的姐姐!

田蚡:上有廷尉府,下有长安令,太尉府从来不理民情。

田蚡:天子正衙在未央宫,处理机密在宣室。

田蚡(对刘彻):东方朔其人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他想出山,马上会出现在陛下面前。他想遁世,就是近在咫尺,也如远在天边。


04-------------------

主父偃(对刘彻):这个东方朔万一才高命短,一命呜呼了,这个贤还访不访了?陛下还要不要贤臣来辅佐呢?

田蚡(对主父偃):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。老实认罪,岂不快哉?

主父偃(对刘彻):草民为陛下测字,恐怕只此一回,下不为例。

主父偃(对刘彻):草民自信是经天纬地之才,文可以安邦,武可以治军,只想为陛下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,不想故弄玄虚。

田蚡:富贵逼人,富贵诱人。

刘彻(对田蚡):这些内庭侍卫每日每刻都在朕的身边,如果朕都不能感化他们,反而祸起萧墙、反戈相向,那么,这也是朕的失败,怪不得别人。

田蚡: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

田蚡:急人之难,春秋之义。

王太后:平阳都死了五年了,早就投胎了。

李敢(对刘彻):臣不是一家之主,一家之主是臣的父亲。

卫子夫:例由人兴。

主父偃:(唱)前有神农,后有杜康。先有五谷,后有佳酿。五谷丰登,美酒飘香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你们这些做官的,上至廷尉,下至你这么个长安令,成天食着皇家俸禄,嚷嚷着替主分忧。可事到临头,谁也拿不出什么办法,反过来求我这个江湖术士,丢人不丢人?


05-------------------

卫青(对玲珑):我将军府里所有房间和地方,你都可以随便出入。

卫青(对玲珑):在本帅眼里,除了伊稚斜,就没有别的敌人了。

卫青(对玲珑):将军府没有“奴婢”这两个字。

秋婵(对霍去病):我已是世外之人,只相信元始天尊,不再相信人王帝王了。

李广(对秋婵):人生百年才能盖棺定论,五年他(李陵)就等不及了?

卫青:事缓则圆,谨慎为要。

李陵(对胭脂):没命也比钝刀子割肉强。

玲珑(对田蚡):他(卫青)的眼睛会说话,好像对我说——他什么都知道,只是不肯点破而已。

刘彻:《孙子兵法》三十六计里屡试不爽的就是反间计,想不到浑邪王只学会了皮毛,就在朕的面前班门弄斧。

秋婵(对刘彻):是不是山珍海味吃腻了,现在想起野菜稀粥?

刘彻(对秋婵):朕还能跟谁诉苦?只要话一出口,就成了圣旨。不管是对是错,都没人会反驳你,哪怕是你一错到底。

刘彻(对秋婵):共贫贱,未必能共富贵。同患难,不一定能同安乐。

秋婵(对刘彻):我出家不是你恩赐的,所以你也无权逼我还俗。


06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(对秋婵):李陵欠你的,朕替他还!

李广利:没有君子,不养艺人。

李广利:百看不如一练,百听不如一看。

李广利(对李娃):你心比天高有什么用?莫非要等皇上来娶你?

主父偃(对李娃):看来姑娘还有几分小脾气。

主父偃(对田蚡):黄金有价艺无价。

李娃:陈阿娇,陈阿娇……我会跟你一样的结局吗?

田蚡:君辱臣死,君欢臣乐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我主父偃比东方朔高明之处,就在于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如果我是你的话,早就辞官让贤了。

王太后(对卫子夫):有些事,当事人总是最晚一个知道的。


07-------------------

卫子夫(对李娃):女人有四德:德、言、工、容。说的是品德要高洁,说话要得体,(擅长针线活),这容貌是放在最后一位的。

卫子夫(对李娃):皇上最不喜欢的就是会嫉妒的女人。

刘彻(对张骞):你真的是老实人,最不会揣摩天子的心意。

刘彻:到时候朕有了一万匹宝马,朕的铁骑就会无敌于天下!

主父偃(对汲黯):你一个小小的七品官,身家性命又值几何?千万不要轻生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对皇上而言,不允许自己有任何遗憾。

主父偃(对李广利):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三公、廷尉、太尉,我敢保你身边一个姑娘都不会有了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侍从郎官好歹也是个官嘛!

主父偃(对汲黯):我就是想当官!我就是个官迷!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!上可以光宗耀祖,下可以吓唬吓唬老百姓。

汲黯(对主父偃):我和你划地绝交了!

道姑(对秋婵):你可是咱们观里的活宝贝,叫你累着了,我可担当不起。

主父偃(对刘彻):东方朔之所长都略逊臣一筹。

刘彻(对主父偃):那你就做你的“鸭子嘴”吧!这个封号朕也不会赐给第二个人了。

刘彻:兵在精不在多,将在谋不在勇。

李广(对卫青):你难道连死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吗?


08-------------------

霍去病:留情不举手,举手不留情。

李广(对李敢):败将不可言勇。

霍去病(对秋婵):赢了我才是姑姑,赢不了那就是姐姐!

主父偃(对刘彻):臣这张鸭子嘴叫起来虽然不像乌鸦那么难听,但也绝不比喜鹊好听。

刘彻(对主父偃):依朕看来,将来坏就坏在你这张鸭子嘴上!

刘彻(对主父偃):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张嘴,就算这只鸭子真的才华盖世!

卫青(对李敢):霍去病今年已满二十岁,比当年的李将军还大了三岁。长安被困的时候,他生擒了淮南王刘安,才十五岁,比你又小了两岁。

主父偃(对汲黯):我主父偃虽然不是钢筋铁骨,但是能要我性命的刀箭到现在还没造出来呢!

主父偃(对汲黯):大漠无边,白云雪山。此生不去,实在遗憾!

刘彻(对汲黯):把长安交给你,朕是最放心的。

卫子夫:皇上说过的,永远都不会离开臣妾的。
刘彻:朕说过吗?

刘彻(对卫子夫):知我者,子夫也。

刘彻(对李娃):你要是只想嫁给一个图安乐的皇帝,那你算是进错了门,生错了朝代。

马兰:没见天日的孩子最娇气,妹妹可要当心啊!
胭脂:没关系,我的孩子像我,经摔!

浑邪王(对李陵):能跟我摔个平手的,你是第一个。

刘彻(对卫青):难道我大汉皇帝的天威还要躲避伊稚斜的锋芒吗?

刘彻(对卫青):旗开就要得胜,马到必须功成!


09-------------------

胭脂(对李陵):一个姑娘能有几个五年?你赔得起我吗?

李陵(对胭脂):一息尚存,就要落叶归根。

刘彻(对主父偃):你不是未卜先知吗?还用月亮来告诉你?

刘彻: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汲黯?
主父偃:那样就没办法骗他的酒喝了……

主父偃(对刘彻):汲黯是个真君子,君子可以欺以其方,他不上当谁上当?

胭脂(对李陵):草原上的规矩,男人要远行,都是妻子替他穿靴子的。

胭脂(对李陵):见到你的情人,替我带一句话——我嫉妒她!

刘彻(对田蚡):用兵之道,最忌鼠尾两端。

刘彻(对田蚡):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

主父偃(对刘彻):臣一直在心中默默地祈祷,愿臣一错到底。

主父偃:平常人家烧饭用的是锅碗瓢盆,而皇上家用的是鼎。

李广:战机一误,全盘皆输。

李陵(对秋婵):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。

刘彻(对田蚡):李广想投敌的话,还会等到七十多岁、白发苍苍吗?

刘彻(对田蚡):朕真的很讨厌你,讨厌你幸灾乐祸的样子,讨厌你的每一句话,朕不想再看到你!

胭脂(对李陵):死最容易,活着最难。

胭脂(对李陵):我相信,草原人和中原人不会永远打下去的。

刘彻(对李敢):你名叫“李敢”,你还有什么不敢的?

刘彻(对田蚡):你们连朕都要连坐吗?


10-------------------

田蚡:臣是一心为陛下安危着想。
刘彻:你就没有想到长城安危、国家安危?没有大汉江山,哪来的大汉天子?

主父偃(对浑邪王):想我主父偃,手无寸铁,就带着一条舌头,居然敢闯你的铁骑大营,难道说你的胆子比我还小吗?

刘彻(对主父偃):朕先赏你睡一个好觉,睡它个三天三夜!

霍去病(对李敢):你老资格又怎么样?你只会打败仗!

霍去病(对卫青):李敢他当众打你,你的脸都丢尽了,还谈什么军令?

卫青:你霍去病就敢保证一辈子不打败仗吗?
霍去病:对了!

马兰(说胭脂):小姑娘嘛,哭过就没事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