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大汉天子1》语录(11-20)  

2017-08-10 11:50:12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11-------------------

阿娇:后悔就不是我陈阿娇!

阎王:湛湛青天不可欺,心机未动鬼神知。

龙王:只有一种人是不归地狱管的,那就是人王帝主。

卫子夫(对刘彻):女人不会轻易地爱上一个人,但她一旦爱上谁,就会发狂,会如痴如醉。那个男人就是她的一切了,什么都阻挡不了她。

窦太后(对梁王):外穿孝服,内穿龙袍。先皇安葬之后,立即举行登基大典!

窦太后:夜长就会梦多,而且不会是个好梦。

张汤(对刘彻):公道抵不过强权。宫里发生的事谁知道呢?天下人知道的只是结果。

司马谈:做一天皇帝,当然就按皇帝看待。差一天没有做皇帝,就不能算做皇帝。

司马谈:有律按律,无律按例。

张汤:九哥稍安勿躁,这是你难得的好机会,你可以看清每个人的面目。
刘彻:等我即了位,再看清也不迟呀!
张汤:迟了,那时候每个人都是同一张笑脸,你根本分不清彼此。


12-------------------

窦太后(说汉景帝、刘彻):重返道山,成仙成圣。

窦太后:这个朝廷我是管不了了,管不动了,也不想管了!

窦太后:大汉朝立储君,有立长,有立幼,有立嫡,这一回该是立贤了!

刘彻(对窦太后):甥舅一家亲,打断骨头连着筋。

刘彻(对宫女):有你们这么伺候的吗?跑到床上来挤我。一个不够,还两个!

郭舍人:吃熟嘴儿,跑断腿儿。

郭舍人(对刘彻):当皇帝,这叫“一呼万诺”。

廷尉:亲贵王公未曾削爵,一律不准用刑。

窦太后(对刘彻):梁王的九族能灭吗?这里边还包括了你和我!

刘彻:早晚有一天,我要朝廷姓刘不姓窦!

郭舍人(说东方朔):一回是蒙的,二回是撞的。

窦太后(对刘彻):早娶皇后,早得贵子。大汉朝有了太子,就天下太平了。


13-------------------

刘彻:大汉朝第五代天子刘彻敬告故驸马曹寿在天之灵:孟曰取义,孔曰成仁。驸马曹君,仁至义尽,壮烈殉国,浩气长存。皇帝追封黄河真神,默佑大汉,天下归心。

卫子夫:这儿有一根(白头发),后面还有一根。
刘彻:赶紧拔掉,来。
卫子夫:我不敢。我可不敢在皇帝头上动土。

刘彻:陵姐姐呀,真是越来越漂亮了!倾国倾城、沉鱼落雁说的就是你吧?
刘陵:要是照你这样讲的话,岂不是我们淮南的河里早就没有了鱼,天空中早就没有了雁?唉,真是一幅悲惨的画面呀!

刘彻(对阿娇):今天一桌一桌敬酒,光路就走了几十里。

馆陶公主(对阿娇):这世上的事呀,本来就不能事事那么认真。认真的结果是什么?就是自寻烦恼!

窦太后(对阿娇):你想当这个皇后,你就必须忍。你不想当这个皇后,这后头排队的多的是呢!

李敢:远路无情在。

刘陵:怪不得别人说父王您老奸巨猾。您呀,就是老奸巨猾!
淮南王:不,这叫大智若愚。

念奴娇(说厌次):山川钟秀,人杰地灵。


14-------------------

(刘义用“梁”字测梁王)
东方朔:三点有水,刀字属金,再加上木,这五行里头它就占了三行。但五行里缺火,火候不到。又缺土,木就成了无根之木。又横上了一口刀,恐怕梁王不但当不上皇帝,还要大祸临头。
刘义:那测“王”字!“王”字有土了吧?
东方朔:但上面有一横,他永远出不了头。

刘义(对东方朔):如果你算错了,你就别姓“东方”了,改姓“西方”吧!

秋蝉:东方朔,你是个大骗子!
东方朔:过奖了。

念奴娇(对秋婵):你去了也没用。这三十六计他(东方朔)只用了一计,还有三十五计等着对付你呢!

窦婴:皇帝可以下圣旨,太皇太后也可以下懿旨。

东方朔:九是最大的吉数。

东方朔:七情六欲人均有之,只是当局者迷。

李陵:她(念奴娇)……她和东方朔,他们两个?
秋婵:只差一句话了!

刘义:英雄不怕问祸。

刘义:厌次的事,厌次办!

郭舍人(对刘彻):夫妻没有隔夜的仇,天上下雨地上流。白天吃的是一锅饭,夜里就睡一个枕头。

阿娇(对刘彻):没有你,金屋不过是一座坟墓。

窦太后(对卫子夫):他(刘彻)是公私两便。


15-------------------

窦太后(对平阳公主):亏的没碰上(匈奴),否则好好一个公主让他们给劫了去,那真是连和亲都给省了!

东方朔(对窦太后):测字是草民的糊口之计。如果能够为人谋,何不先为己谋?

东方朔:人算不如天算。

刘彻(不相信东方朔去了窦太后那边):东方朔就算投错了胎,也不可能进错了门!

卫子夫(对东方朔):“子”是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”的“子”,“夫”是“三军可以归帅,匹夫不可夺志”的“夫”。

窦太后(对刘彻):本宫把一个大汉的天下都送给你了,一个小小的东方朔就不能让给我吗?

张汤:正所谓鸡头凤尾。厌次城是一只鸡,他(东方朔)可以显露头角。而朝廷是一只凤,他就是做了凤尾,也会贻笑大方的。

灌夫:婊子无义!

张汤(对李陵):不是她们(念奴娇、秋婵)想的多,而是你想的太少了。

张汤:刘义贵为侯爵,即使罪大恶极、法不容诛,也只能明正典型,不能私自杀之。

灌夫:九哥你是皇帝,谁敢查你呢?
刘彻:太皇太后就可以查。

窦太后(对东方朔):从今儿起,你每天三卦本宫全包了,一卦都不许给别人!

东方朔:多行不义者必自毙,这是天意。

太监:太皇太后正在休息,谁也不让打扰。
刘彻:也包括朕吗?
太监:太皇太后还真是这么说的。

窦太后(对刘彻):李陵姓李,你姓刘,他是你什么兄弟啊?那个死了的刘义才是你的兄弟!


16-------------------

张汤:皇帝驳回,也只能依法。

张汤:劫牢反狱的话,按律法那是诛三族的。

王皇后:我从来不敢和她(窦太后)顶嘴。

馆陶公主:我这从小最怕她(窦太后)了。

窦太后:等皇上病好了,可以上朝,本宫就可以开始生病了。

刘陵(对秋婵):长安街坊四十条,人海茫茫。

淮南王:兔死狐悲,勿伤同类。

阿娇:我怎么了?我不是顺着你说吗?
刘彻:我现在就不想听顺着的,我恨不得马上找人吵一架!
阿娇:那你去找别人吵吧!我立志要做一个贤妻良母了,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!

郭舍人:我五脏俱全,就少脾气。

秋婵:皇上还为难?
张汤:朝里有大臣,朝里有王公。如果违背了律法,就是乱命,圣旨也没用的。

窦婴(对刘彻):臣亲自前往厌次,只见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,实是刘义治理有方啊!

淮南王(上奏):若轻纵罪犯(李陵),使其不受天谴,试问今后何以治国?何以安邦?何以对天下?

灌夫:这舌头是扁的,嘴是圆的,一会儿就翻过来。

李广:我宁愿绝嗣绝后,也不留下千古骂名!

刘彻:朕这个挂名的皇帝,做不了别人的主,还做不了自己的主?


17-------------------

郭舍人(说窦太后):说了不算,算了她又不说,这老太太太恶毒了!

李广(对李敢):我不懂什么叫卖命,我只会带兵打仗!

李广(对李陵):在爷爷的心目中,你是最像爷爷的,爷爷对你的期望也最大。

张汤:一罪不两罚,一命抵一命。

张汤(对李陵):你可以骂我一百遍、一千遍,就是不要恨我。

秋婵:识人不可貌相,有志不在年高。

秋婵(对李陵):你哪一回过招不是我的手下败将?

卫子夫(对东方朔):先生测字准得让人毛骨悚然。

郭舍人母亲:宁拆十座庙,不破一门婚。

王皇后(对刘彻):死了个厌次侯,总得有人抵偿吧?要不然怎么向朝廷内外、向天下人交代?人家会说,什么律法都是假的,只有盟兄弟才是真的。

念奴娇(对刘彻):皇帝拿不出皇帝的办法,百姓就拿出百姓的办法。

平阳公主:女人的直觉是最可怕的。


18-------------------

东方朔:太皇太后尽管老迈,但是并不昏庸。以她的聪明才智,还有她治理朝政的经验,眼前没有人能比得上她。

东方朔(说念奴娇):这人是逢聋必哑,逢哑必聋。

李广(对李陵):记住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准提“自杀”二字,否则我只认秋婵是我李家的媳妇,而你不配做我李家的子孙!

东方朔(对阿娇):只要皇后能够兼听则明,和皇帝风雨同舟,即可百年偕老。

刘彻(对阿娇):没有梦,睡着也没意思。

东方朔(对窦太后):我们这行有个规矩,他生未卜。

郭舍人(对刘彻):皇上去法场会冲皇位的!

灌夫:我要让秋婵看看,长安人讲义气,不是孬种!

刘彻:一部大汉朝的律法压下来,压得我哑口无言。

郭舍人:什么事都可以拦,唯独这个“死”字谁也拦不住。

东方朔(对窦太后):我们测字这一行,最怕的就是“就字解字”。师父曾经教我们,测字的妙处就在触类旁通,能够举一反三。

东方朔(对窦太后):刀之侧立,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。

东方朔(对窦太后):既然已经傻了,就让草臣傻到底吧!

李陵(对窦婴):这第一刀你是奉旨行事,这第二刀可就是私自杀人了,犯死罪的可就是你了!

张汤:刑罚定为七种,最轻的是鞭笞,以上依次是监禁、苦役、充军、死刑、灭三族、灭九族。

张汤(对窦太后):大汉律条明文规定,斩首罪为一刀,一刀即使不死,也算是行过刑罚,不能再追究了。

张汤(对窦太后):既然已经执行了死刑,就不能再判任何活罪了。


19-------------------

郭舍人(对张汤):老张,你也会开玩笑了!

李广(对李陵、秋婵):看起来,死鬼刘义倒成了你们两个人的媒人了。

窦太后(对东方朔):我真想杀了你!

窦太后(说刘彻):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,如果治不了他,就让女人来降服他吧!

平阳公主(对刘彻):一个女孩子,只有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时,眼睛里才会有那种火的。

念奴娇:他(刘彻)是皇帝,他可以爱所有人。我是草民,只能爱一个人,可惜这个人不是他。

念奴娇:这屋里就我们两个,你把你的假面具摘下来一会儿,可以吗?
东方朔:你想摘掉我一层皮啊?

张汤(对刘彻):你是久居深宫,接触三教九流太少,偶然见一个,就如获至宝了。

东方朔(对念奴娇):你把东方朔看得太超然物外了。

东方朔:安得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。

念奴娇(对东方朔):我不是别人,我是你的。

念奴娇(对东方朔):只要你一天不娶我,我就(在青楼)继续做下去,看谁熬得过谁!

刘彻(对阿娇):人必先自辱而人辱之。你自己看看自己,像个皇后吗?

刘彻(对阿娇):朕的脾气是天地生的,父母给的,是天子的脾气!朕心里不必有鬼,也可以大发雷霆!

东方朔:水可是好东西。世间万物,有水则活,无水则死。

东方朔(对刘彻):太阳想见一滴水,无异于缘木求鱼。水滴想接近太阳,也要牺牲自己的性命。

郭舍人(说东方朔):他是醉雷公,瞎劈的!

窦太后(对阿娇):我的办法你学不会。

窦太后(对阿娇):把皇上眼睛看高了,他还看外面的野花吗?


20-------------------

窦太后(对刘彻):历朝历代,有哪个皇上不用宫女的?太监粗心,怎么能把皇上打扮好呢?

阿娇:什么?他(刘彻)添了宫女?一个狐狸精还没抓到,又来了一群!

卫子夫(对刘彻):他(东方朔)说他的那些测字和算卦都是骗人的,功夫在字外。

东方朔(对平阳公主):随遇而安,待人以诚。

窦太后(对东方朔):东方啊东方,本宫以为你早就没有七情六欲了,原来你修炼的功夫也不过如此。

阿娇:风吹杨柳,一扭一扭。

刘彻(对阿娇):进得了一家门,也不一定是一家人。

郭舍人:东方朔进妓院?不会吧?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哪!

念奴娇(唱):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春宵一刻千金值,难道你我无此时?

窦太后(对窦婴):窦家有窦家的家教,我才不跟着你们丢人呢!

窦太后(对窦婴):最好让他(刘彻)得意去,得意才能忘形。

阿娇(对郭舍人、灌夫):谁要是给皇上拉皮条,我就打断他的腿,剥了他的皮!

窦太后(对卫子夫):虽然我耳聋眼花,但只要你在皇帝身边,我就变得耳聪目明了。

窦太后(对卫子夫):如果你敢背叛本宫,就让你弟弟万箭穿身,死无葬身之地!

窦太后(对卫子夫):放心吧,我会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对待你。

念奴娇:我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安排!
刘彻:也包括我吗?
念奴娇:首先是足下。

刘彻(对念奴娇):一个敢于真爱的皇帝,未必就不是好皇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