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汉武大帝》语录(21-30)  

2017-06-04 11:53:37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1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就这些?没别的了?”
“皇上叫微臣禀报的就这些。”

治国如同端一碗水,稍有不平,水则溢也!

执法者犯法,尤其不可姑息!

令朕奇怪的是,在朕的视野之外,还有一个御史大夫署,眼睛专盯着为朕办事的那些人。

天子行法,无别亲疏,无殊贵贱。

大单于难道是教出来的?匈奴的统帅是饥饿与欲望的产物,是荒原上孤独的狼,是必须熬过了艰苦岁月才幸存下来的狼。

三天后还不走的,朕亲自登门去送!

权力这东西呀,不是人人都能摆弄得了。有的人生下来就会,有的人一辈子也不会。

让姓窦的跟姓窦的去斗!

天子放个屁,地方炸声雷。

你说我(窦婴)是要做这个丞相呢,还是只做你的大哥呢?

当初,为了梁王立储,我(窦婴)只多说了一句,就被(窦太后)开除了门籍。

这人多的地方啊,就有是非。

设明堂,议封禅,改历法,易服色,罢黜百家杂说,独尊儒学。

能行的则行,不能行的则缓行。

《鸿烈》:上讲天地起源,道之原始。中讲人君立德,无为而治,大治天下。下说养颜保和,长寿无极之道,以及炼丹秘方。

这儒学也不是完全一无所取,但不能只尊儒学一家。

这天下啊,怎么能只有一元呢?
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无穷。

依老身看,这《淮南王书》(鸿烈)就是二!

因近而察远,一叶而知秋。

朝中大事离不开奶奶,但一般的事情朕说了算。


22-------------------

趁着天气好,赶紧晒粟草。

窦太后(对刘彻):你奶奶就这么让你扎眼吗?

“你说,这个是不是你写的?”
“臣不知道陛下指的是哪一件。”
“什么?这么说,你还写了不少?”

这一步只是搬倒了内阁,得再烧把火,让火最终烧到皇上身上。

争是不争,不争是争。

自己不生气,别人就气不死我。

“小蜜蜂”阿娇。

他还是个孩子,耳朵根子软,眼皮子浅。

皇上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丞相窦婴、太尉田蚡,他们又干净了吗?一个长毛,一个长尾巴。

她说人家是新垣平,朕看她就是吕太后!

要得甜,须加盐。

“朕做不到,做不到!”
“你能否支得起这个天下,就在此一举了!”

不就是一杯毒酒吗?朕真想一口把它喝下去,了结眼前这一切!

仅仅推行一年的建元革新以失败告终。

那些儒者光注重形式,文章写起来头头是道,其实都是不懂人事。

“陛下,您要下水吗?”
“下什么水?朕整天不都泡在浑水里吗?”


23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个卫青最喜欢三样东西:兵书、宝剑、骏马。

近山识鸟音,近水懂鱼性。

卫青两眼如炬,贵不可言。

花不可无蝶,石不可无苔。

皇帝不能自己选嫔妃,得由皇后来选。

其实皇帝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权力无限。

老拿丈母娘来压朕,这是哪儿的规矩呀?朕又不是你母亲裙钗下的奴才!

不亲爱别的女人,你(阿娇)能替朕生出儿子来吗?

退不等于输。如果不退,就肯定输。

强弱不成比例,不可较力,而要集势。

比如一块石头,放在地上,它就是块石头。但如果这块石头吊悬在百丈高崖,它就有了势了。

老学不能作治天下之纲,但其中藏有用奇兵之术。

凡女人,都还是容易哄得住的。

七损八益十静十动之术。

有命躲不过。

天数之道,至则反,盛则衰。

以不争而争之,守拙而后发。

陛下的苦恼,不是怕旅程的遥远,只因受困于脚下的羁绊而已。

宫闱中的险恶变数常常发端于琐碎小事。

既然防不胜防,不如完全不防。

陛下何妨面壁止观、涤虑玄览?须知唯阴阳和谐才是人世之最高境界!


24-------------------

非常之事,必待非常之人。

见微知著,因近察远。

一个姑娘家的(卫子夫),派到粮库去当差,宫里的男人都死绝了?亏你们做得出!

匈奴人爱自己的马,爱自己的女人。而我们汉朝人一不爱马,二不心疼自己的女人。这是汉朝人打不过匈奴人的关键!

“难道我们汉朝人非得要牺牲自己的女人来换和平吗?”
“当然不能!当然不能!……你说怎么办?”
“我们汉朝的男人呢?我们汉朝的男人哪儿去了?”

如果动不得姐姐(卫子夫),那就拿她弟弟(卫青)开刀!

治不了奴才,那就找他主子算账!

此剑的质材叫精钢,色黑利坚,为铁中最为锋利者,坚利可切金玉,价值过于金银。此种质材我朝至今不能炼造。

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。

匈奴人有的,我们要有。匈奴人没有的,我们也要有!

听说有个大月氏国,与匈奴人是世世代代的仇敌。


25-------------------

大月氏国,他们夏季去北方放牧,秋季南下,冬季袭击我们(匈奴)的边境。

我无为,而民自化。我耗尽,而民自正。

郭大侠乃是当今江湖第一豪强,可以权行州域,力折公侯。

黄老之道,博大精深,包罗万象。

你看看,这就是一国之君!我们在这里为他操心国政,他倒好,玩儿去了!

祖上有制,隔日必朝。

如果他不做皇上了,那任他眼里再闪什么光,也都不重要了!

皇上没有早起的习惯。

怕不怕,是你的事儿。朝不朝,那是皇上的事儿。

哪用动刀动枪的?找人写个诏书就行了!

唱主戏的没来,看戏的可都齐了。

根据高皇帝祖训,后世天子,若太后、太皇太后在世,天子必须依时朝觐,以尽孝道。
每隔五日,必须奉礼问安,晋见太后、太皇太后,禀报重大国情、政事。
天子逢一逢五,必须临朝会见大臣,处理朝政。如有违背,违制违时,则为怠忽国政。如四出田猎游戏,则荒嬉国政。

大臣们的时辰已到,但皇上依例可晚来一个时辰。

“禀太皇太后,臣有要事禀报。”
“讲!”
“臣内急,想要如厕。”

不论皇上何时回来,微臣一定要让这个沙漏是正点。


26-------------------

陛下,那肉本来是想……若皇上不责,就吃掉。若皇上责备,就退还皇上。

既要有为,就要有所不为。

世上除了皇上,还有另一无形主宰,那就是舆论,是无冕之王。

治国必先治人心。

天下的舆论实际上都是随着那么几支笔杆子走的。著书立说,传播道义,因势利导,终成气候。

上林苑是朕养气的好地方。十年养气,养骨气、义气、勇气、和气,养浩然正气!

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

没有常胜之兵,只有常胜之将。

美酒为毒,酒忌多饮。过于三觞,醉酗生乱。

汉朝的丝绸怎比得上我匈奴的毡衣、皮革、毛裘坚固温暖、利于作战?汉朝的精米粟粮又怎比得上我匈奴的乳汁奶酪、鲜羊牛肉鲜美滋补?

我匈奴论人数,比不上汉朝的一个郡,可是为什么能让汉朝如此害怕?就是因为我们的衣食风俗、生活都和汉人不同。
如果我匈奴改变了生活习俗,专事模仿汉朝的东西,这样发展下去,用不了几年,汉人的衣食文化就会大量进入匈奴,汉人的美酒美食会腐蚀我们的心态,我匈奴就会被汉人不战而击败。

中行先生本是汉宫中的太监,因事得罪了当时的窦皇后,文皇帝就派他随和亲公主一同陪嫁到了匈奴。他离开你们汉时,立下一个誓言——此生必要帮助大匈奴灭汉,以报此仇!

如今皇上威武雄壮,才智高奇。在上林苑打猎,曾单人手持白刃,力搏黑熊。

这人世间做任何事都要找着窍门,做皇上也得懂窍门。

你这做皇上的,连周边国家的地理人情都搞不清楚,你怎么去睦邻安邦?那不就跟我这瞎老太太一样了吗?

为了长久之计,朝廷必须有一套战略来制止匈奴。

少年意气,吞吐江山,志匡社稷。

朕这一辈子,最为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情,就是送姐姐南宫公主远嫁匈奴。从那时候开始,朕才知道了什么叫“痛苦”。

朕再也不能容忍将国家的安危放在女人的胸脯上!

谁要是觉得能比十三岁的桑弘羊更善心算,那好啊,朕也让他入宫来主司财计!
谁要是觉得能比东方朔更会讲笑话,朕也让他待诏金门!
能比司马相如强也行,朕就让他也做一篇《上林赋》,给朕看看。

老太太是那种不用眼睛看世界的人,她用的是心。在她的心里头,早就看透了朕。

我捧淮南王,那也是想要给他(刘彻)树个对立面,我倒要看他怎么办!

为实现刘彻结交盟友的宏伟战略意图,张骞及其精心挑选的一百多名随从人员,秘密地由长安向西进发。他们将穿越匈奴地域,去寻找大月氏国。
两千多年后,全世界的历史学家们,把这次出使的这支小分队视作开拓西域、建立连通欧亚之间丝绸之路的发端。


27-------------------

世事难料,任何人难免三灾八病、五痨七伤。

智者不能不多留后路。

所谓无为者,不先作为,不在事物变化之前有所为。

人失我得不在争。

武安侯(田蚡)此来诚意豪爽,寡人以此略表心意,就算是第一次分红利吧!

武安侯?“真诚”两字不属于他。但只要价钱合适,您可以从他那儿买到一切。

我以昆仑神的名义,我伊稚斜大单于在此宣誓:
我要带领你们,像猎鹰般飞越高山,穿越湖泊,为你们捕捉青足灰翅之鹤!
带领你们,像狼群一样,穿过那绿色的草原,去洗劫那些堆满粮食、堆满丝绸、住满美女的村庄和城镇!
让汉人的男人作我们的奴隶,让他们的女人作我们的妾婢,让他们的田野成为我们的牧场!
血染黄昏,肉喂烈狗,我勇敢的大匈奴是高天之下,除了昆仑神之外唯一的主宰!

建元三年春,汉朝北方强大的匈奴部落在经历了一次非正常的权力更迭之后,掌握了权力的新单于伊稚斜,决定对汉廷采取一种更强硬的方针。
他决定改变军臣单于的和亲路线,要以一种强悍的攻击姿态,逼迫汉廷对匈奴做出更多让步。

匈奴为上天所立、日月所置,普天之下至高无上。作为大单于的使者,我们没有向别家皇帝下跪的习惯!

大单于说,爱给不给,不给我们也可以自己来取!

“顺便问一下,你们对我们汉朝的皇帝印象如何?”
“本使倒是认为,汉朝皇帝身边的那个按刀站着的武士才是真正的大英雄!”

现今朝廷靠太皇太后撑着,太皇太后呢,又靠这药罐子撑着,您说这朝廷不是药罐子在当家的吗?

熟面孔,自然会老调子重弹。

淮南王这个人还真爱四处插手。

允持中道,首鼠两端,左右逢源。

汉朝是一个大国,应该为周边小国树立一种仗义公正的形象。

武安侯,你的说法就是你武安侯的,你怎么能代表高皇帝呢?你若代表高皇帝,那朕又代表谁呢?

在秦朝末年,就已经把闽越放弃不管了。

收复了闽越,我汉朝的国土才可以说是真正得到统一。

你是说朝廷没这个力量,还是圣上的恩德覆盖不到远方呢?

秦朝放弃了这些地方,我汉朝就应该放弃吗?秦朝连它的国都咸阳都放弃了,难道我们也该放弃长安吗?


28-------------------

那些大臣们最怕的是朕能够行使兵权。

武安侯与魏其侯原本就是一对仇人。一方赞成,另一方必然反对。

朝廷之内,一趟浑水老汤,扯不清的。

静而动,正而奇。真正善于用兵的人,是在无形无迹之中,不知不觉就把事办了。这才是运兵的最高境界。

有汉以来,我军还没有真正地重创过匈奴,所以匈奴的气焰一直就很嚣张。

“多数朝臣认为,朝廷应该出兵援助东瓯。”
“你说的‘多数’是谁?那‘少数’又是些什么人呢?”

卑将(程不识)在沙场上滚了一辈子,还从未碰到过不战而求胜的好事呢!

百里不同风,千里不同雨。

吴王金钩越王剑。

吴越步兵比较擅长山地、丛林作战,以强悍耐战著名。

严助(对陈元良):虎符要在对付匈奴、大规模征兵时再作使用!

面节如面君。

我等正因为忠于皇上和朝廷,才要坚持朝廷的调兵制度。如果见不到虎符,就是砍下卑将的脑袋,卑将也不能从命!

既然皇上如此信赖我们,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为皇上立下战功呢?

关键在于取胜。只要胜了,就没人责备我们。

建元三年,刘彻以兵不血刃的方式取得了有生以来第一场军事胜利(解东瓯之围)……而太皇太后也把朝廷的决策大权授回到刘彻手中。

建元四年,汉武帝刘彻命令全体朝廷官员夹道迎接东欧国王驺摇来到长安,并批准了东瓯王举国内迁的请求。
同年秋天,数十万东瓯居民离开了他们东海之滨的故土,迁移到长江和淮河之间,从此融合进了华夏民族。
当时的闽越国大致就在今日的福建,而当时的东瓯国大致就在今日浙东的温岭和温州一带。

皇上是我的亲孙子,可是我怎么就看不透他呢?

皇上在您所有孙子当中个头最高、肩膀最宽、眼睛最亮,鼻梁挺拔笔直。

这瞎子与常人相比呀,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不必去看别人的脸色,因而行事决断,更少犹豫。

虎符之力不在使用,而在于如何不加使用却仍能确保国泰民安。

与其让制度坏弃,还不如交给别人去实行!

卑臣们都盼望着能再有一位奋发有为、一雪国耻的最高统帅!

人家捂着你、约束着你,你反倒憋着一口气,反倒斗志昂扬。现在,忽然这门打开了,你倒不知今后往哪儿飞了。

平阳公主(对卫青):我昔日的两个奴婢,一个躺在皇上的怀里,一个却立在这儿装傻。

平阳公主(对卫青):来,我告诉你应该怎么解开女人的裙带。


29-------------------

因为我严助,皇上从此如展翅飞鹰,可以雄飞了!

喝多了点儿,一上车,可不就拉拉扯扯的?

八丈高的灯台——只照了人家,照不到自己。

时乎时不再来。 

虎从风势,龙仗水灵。

工于谋国,拙于谋身。

“侄儿不太明白太皇太后的意思。”
“等我死了,你就明白了。”

我这次要看看,是皇上做的对,还是淮南王说的对。

打仗就是打仗,不必给前线将领施加额外的压力。胜利会证明一切:军人不必过多思考,他只需执行命令!

这不催比催更压人!

皇上在太皇太后的庇护下,整整等待了六年,造就了足够坚韧的性格。他六年都等下去了,还会在乎这么几天吗?

皇上举重若轻,我们就得举轻若重。

建元六年,刘彻派遣王恢、韩安国率两路大军平定闽越的作乱,这是一次战略意义颇为深远的南征。从此之后,汉之声威文教远播南土。
数年之后,刘彻又派大军南下,彻底平定百越各部,而于其地设置儋耳、珠崖、南海、苍梧、九真、日南、合浦、交趾、郁林九郡。至此,今日的两广、海南及川康云贵等地都归属于汉朝。

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。

等平定了南方,朕就可以腾出手来,集中力量,对付北方之强大匈奴。

不谋万世者,不足谋一时。不谋全局者,不足谋一国。

刘陵(对严助):一边代表皇上申斥淮南王,一边又和淮南王的女儿睡觉,一边还担心国舅在皇上那儿对你做小动作是吗?

目前朝廷已腐朽至极,您(淮南王)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他们戳穿!

羽林的所有骑郎,几乎都能随时随地去指挥一支强大的军队。

要保证统一,必须要尊王。尊王,必须要攘夷。很难想像一个完全不懂得军事的人能够当得起大汉的天子!

非常之事,须待非常之人。只有像当今皇上这样既有军事天赋又有超人意志的人才,才能承担得起天下的兴亡!

淮南王的处境,世人皆洞若观火,更何况圣明的皇上呢?

这身子轻松了,心情也都顺了。

有汉以来,一向是萧规曹随,举事无所变更,那就可以作预测。
而如今的皇上,很显然又要更化改制,变局即将迭出,前景实难预测。

你和皇上本来就坐在同一条船上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你怎么能够置身局外,像平常人一样指手划脚、品头论足呢?


30-------------------

桑格花开了,云雀叫了,毛毛虫长出了翅膀,汉朝的皇帝他断奶了!

新盖茅厕三天香。

汉朝实际上是由一种巨大的传统在统治。

在汉朝,不是狼吃羊,而是羊吃羊。

我匈奴的一个家当,用一匹马就可以搬走。而汉朝人的村庄、城镇、庄稼地,没有一样是可以肩挑人扛地搬走。

我匈奴到处无家,到处是家。

匈奴牧民不同于汉朝牧民,警惕性高,组织也严密。十长、百长、千长、裨小王、相、都尉、当户、县渠,一级一级,不便随便打听。

匈奴人类似蜂群,一旦被盯上,大群马蜂势必倾巢而出。

“去节墨面”是我匈奴单于接见外国使臣的规矩,对西方几十国的使臣都一概如此。

把河里的鱼说得蹦上岸来,把天上的鸟说到锅里去。

敌人的敌人,就是我们的朋友。而敌人的朋友,就是我们的敌人。

汉朝地大物博,人口多过匈奴几十倍,我匈奴是根本无法比拼的。

陛下只要一声令下,臣(李广)就跨上马去打他们!

六十余年来,汉匈之间,大战没有,小战不断。

匈奴人为狩猎游牧者,汉朝人为务农定居者。只要匈奴人一天不放弃他们的游猎习惯,就必然把定居者看成是他们的猎物,而把城镇、耕地看成是他们随时可以取用的仓库。
狩猎和打劫本来是游猎者古老的生存传统,无法改变的行为方式。匈奴人认为杀掠是英雄的举动,就如同他们嗜吃生肉一样,是无法改变的。

即便能与匈奴开战,并且不战败,仍然是得不偿失,因为匈奴的土地不值得去占领。

战争是一种危险。谁胜谁负,谁强谁弱,决定于一眨眼之间。用人的生命来夺取胜利,一旦跌倒就不能复起,不可不慎哪!

以静制动固然很好,但若以静不能制动呢?难道要永远被动挨打吗?

老太太快不行了,两宫之内快成了兵营了。

非有大丧,则主大兵。

有一次嬴政因风受阻,不能渡湘水,术士说湘神作祟。
他就发了三千囚徒,上山去砍伐树木。整座湘山上的树都被他砍光了,以示惩罚。结果大风反倒停了。

这皇上的手怎么比奶奶的还凉啊?

天下必须维护大统。

奶奶死后,最担心的有三件事:
第一,你的母亲一定会出头干预朝政。
第二,她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安插王家的人。
第三,她会和你舅舅田蚡串通一气,谋揽大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