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琅琊榜》语录(41-50)  

2016-12-28 15:42:02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41-------------------

你自己要是争气,自然就不会无端端地被人夺了位分。

自古后宫都是母以子贵。

心里的疙瘩,哪里是道理能够讲清楚的?

言氏的那个性子靠劝怎么能行?

怎么设局的人是你,现在喊冤的人还是你呢?

看来你的事只有朕替你多操心了!

登高易跌重。

“人都说生气伤肝,你这天天都怒气冲冠的,身体咋还这么好嘞?”
“为了你小子,我命都被你气短两个月了!”

般弱,若我不是亲王了,你今日还会来看我吗?若我被逐出京城,贬为庶民,你还会来看我吗?

历次选择定品的中正官人选之时,都是太子和誉王闹得最凶的时候。

我真的不想再斗了,我累了,不斗了……

选士之弊成风,自然是因为中正官持身不正。只要能选出清廉忠正之士担纲此职,难道此股歪风还刹不下去?

为保清白,只能躲。

选十八个老蔡(蔡荃),这是要杀人哪?

乌金丸乃悬镜司内密药,江湖上没人知道。

对于誉王来说,若是不能成为储君,那他的身份无论是亲王还是庶民,其实并无区别。


42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么多年来,你名义上是辅佐我,暗中却行的是复辟滑族之事,我不将你送去刑部治罪,已是对你的恩典。

择贤而立。

原来从我一出生起,我就已经注定永远不可能成为储君。

你当年是怎么得到这个皇位的,现在我一样可以做到!

有人爱茶,自然就有人无感,还有些人你只要给杯白水就行了。

大渝以军武立国,如果不是我们赤焰军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灭掉他们引以为傲的皇属大军,大梁的北境怎么会有这十三年的太平?

与最剽悍的皇属军厮杀我们都挺过来了,没想到最终却死在了友军手下。

说几句假话,死不了人。

现在是春天,万物复苏,不宜杀生。

年轻人嘛!有时候会一时高兴,一时不高兴。

我看先生面色透白,气促不匀,病势应已缠绵了许久。


43-------------------

但凡医者,都希望多见识几个病例。

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忍了这么些年,突然就忍不住了。

要想清掉火寒之毒,又何止脱一层皮那么简单?挫骨削皮拔的毒啊!你要遭多少的罪?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些不想为人所知的秘密,殿下又何必深究呢?

不问,也是一种孝道。

医家问症,向来以隐私为先。

儿臣并非要谋逆,只是清君侧而已。

誉王现在无论是在策划些什么,最终都会把咱们给卷进去。

但是我相信我的兵啊!谋上作乱的命令,他们是绝对不会听的!

天下熙熙皆为利来。

如今军中确实不比当年,除了四境前线的行台军还有点硬骨头,各地的屯田军因为军饷克扣、军纪败坏,早已不复沙场铁血。

北边有路,有一条很陡很险、完全被野草盖住的小路。当年我和小殊在九安山上乱跑时发现的,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。

三日内,必见纪城军旗!


44-------------------

此役背水一战,我已无计可施。

父皇,走到今天这一步,半点怨不得别人,全都是你们逼我的!

只要一息尚存,就不算失守!

我有五万雄兵,他们只有三千禁军,怎么可能输?怎么可能输?

儿啊(誉王),朕真是瞎了眼宠爱了你这么多年!


45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一颗棋子,到了没有用、该舍弃之时,难道下棋的人还会怜惜不舍吗?”
“那我呢?我是什么?大棋子生下的小棋子吗?”

“景桓毕竟是父皇的亲生儿子,他是不会杀他的,对不对?”
“难道当年祁王萧景禹不是他的儿子吗?”

从此你苏先生的帐前护卫由我霓凰负责!

利益勾连能有什么情分?

有我在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不是不愿说,而是不想说。

好,一切都很正常,我不问了。

你们每个人都有秘密,反倒让我觉得孤独起来。

你走的,原本就是一条孤独之路。走得越高,心越寂寞。

我相信总有那么一天,当你重新回头看时,你会发现,其实现在在你身边也是有朋友扶持的。

活着就是对她(夏冬)最大的安慰。


46-------------------

家父梅石楠。

小殊不会再回来了,就算回来,他也不会是这个样子。

景琰有景琰的好处,他知道收敛,这一点跟景禹是不一样的。

青山如故,只是人心变了。

我万事是对心不对人。

置你于死地的不是我,而是你自己。

破釜沉舟围攻九安山是我这辈子做得最痛快的一件事!

让你团团转地耍了这么久,终于在临死之前,让你也有想不明白的一次。

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谁。


47-------------------

能为宗主解忧,宫羽不觉得苦。

十几年了,一姓之人的相互杀戮还是不能停止。

陛下的性情,向来是最看重颜面。

什么叫真相?难道十三年前就没有人对真相提出过异议吗?可结果呢?或者贬谪出京,或者人头落地,或者……闭口不言。

对陛下而言,祁王当年是不是真的反了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如果一旦想反的话,就随时可以反。

美人不追就错过了,病人又跑不了,当然得先追美人了!

他长得比你像癞蛤蟆,但你病得比他厉害。

一个满肚子的话要说,一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这可真是得慢慢商量商量!

美人怎么能用“抓”这个字呢?

当年滑族举国归顺,可是三年之后,又复叛去北燕,所以父帅又率兵灭了滑族。当时大家的立场都不一样,又怎能辩出对与错呢?

降而复叛。

以继万年之统,以安四海之心。

越在这个时候,心里越要稳得住。

火寒之毒的奇就奇在既可救命,又可夺命。

雪蚧虫只生长在梅岭附近,专食焦肉,同时吐出毒素,以冰寒之气遏住火性,使人经火却能保命,火寒之毒也就因此形成。

身中火寒毒之人,骨骼变形,皮肉肿胀,浑身上下长满白毛,而且舌根僵硬,不能言语。此毒每日发作数次,发作时须饮血液方能平息,且以人血为最佳。

要解火寒之毒,过程非常痛苦,简单说就是削皮挫骨。

只不过要想彻底地解,需将火毒、寒毒碎骨重塑而出,之后至少要卧床一年多,用于骨肌再生。
这种解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解毒后容颜与常人无异,只是相貌会与以前大不一样,而且舌根恢复柔软,可以正常讲话。
但这种碎骨拔毒对人体的伤害极大,不仅内息全摧,再无半点武力,而且从此多伤多病,时时复发寒疾,危及性命,不能再享常人之寿。
人的身体总有一个不能承受的极限,如果要选择这种彻底的解法,其实就是拿命在换。不过如果好好保养的话,活到四十岁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不彻底的解法在原理上也差不多,就是把身体内的毒性保留、控制一下,不伤及人体根本。
解毒后可保毒性不再发作,无须再饮血,身体虽然无法恢复到武人体魄,但也基本上与常人无异,最重要的是可享天年。
但是浑身上下的白毛不能尽除,舌根僵硬也不能尽解,说不清楚话。

锋哥,为了多陪我几年,你就忍一忍,好吗?


48-------------------

如果我告诉你,有许多事情你就不会听我的,你们对我的情义很多时候都会成为我的负担,我不得不这么做。

还是靖王好,什么都不知道。

在后世眼中,子翻父案必然不妥。

赤焰中人要清白,就一定要彻彻底底的清白!

“我还有十年。”
“够了。”

“可现在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下。”
“你已经倒下了!”

我机关算尽这么多年,不能到了最后关头反而让自己成为导致败局的变数。

晏大夫的招牌是招牌,我琅琊阁的招牌也是招牌,有我在不会让你倒下去的!

少知道一点,自然就少一些麻烦。

如今东宫里的这位不是当年的太子,别老想着揣测他什么意思、会怎么对付你。
既然交办了差事给你,尽力做好便是,倘再胡思乱想误了正事,那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呢!

让他去替朕得罪人。

“我不会以卵击石的!”
“那如果夏首尊送来的是一把铁锤呢?”

“你从哪里看出来一切顺利了?我的表情明明很沉重啊!”
“要是不顺利,你早就跳窗户跑了,还有脸从门口出来啊?”

世事无常,人力难为。

臣妾一不敢转呈给陛下,二不敢私自焚毁,三不敢交给贵妃娘娘,臣妾……臣妾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……

我没听错吧?你是在夸我吗?这真是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哪!

林殊肯定已经死了,当初夏江自己跟朕保证的。


49-------------------

苏某自负有才,若不来京城施展,还能去哪里?

皇帝成天怀疑这个反那个反的,咱们就反给他看!

如果到午时我们还没有出来,起兵进宫!

怎么查?两个完全不同的人,几条记载,一丝脉象,全都是些无稽之谈,永远都不能被证实,也永远不能被推翻。

宁可错杀,不可错放!

只分轻重,不分是非吗?

朕这么做是为了让你不受他人利用,确保你我父子之间再无芥蒂而已。

儿臣素来行事如此,不愿他人替我受过。


50-------------------

靖王:只有我不知道……只有我……

小殊对你(靖王)的期许与他人不同。

假如这位苏先生就是林殊的话,当初太子殿下(靖王)是绝不会让夏江把他抓去悬镜司的。

小殊已经经不起失败了。

蔺公子越是紧张,就越是爱闹。

如果这么一点点事情也要让他(梅长苏)来想办法,他迟早灯灭油尽。

现在我总算明白长苏为什么这么累了,你们还真是能帮倒忙!

你来琅琊阁,给我做个三年学徒,我包你什么都知道!

党争就像是一场噩梦,有些人会永远困死在里面,而有些人会醒过来。

无论以前是否参与过党争,只要有心悔过,我自会给他们机会。

其实多数人在入仕之时都有一颗济世报国、光宗耀祖的志向,只因朝廷气象污浊,渐渐迷失了心智,随波逐流了。

凡事不能一概而论,需要逐一甄别才行。

筛查人才,选贤与能加以任用,本就是帝王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难道说皇帝老儿和滑族的女人也有一腿?

如今滑人与梁人已无分别,又何必另眼待之呢?

我现在给她希望,将来她就会更失望。

现在我跟你苏哥哥在谈论其他的问题,你在我背后偷偷泼水这种行为不仅错误,而且无效。

看着你出完了手上所有的牌,却还是只能待在这里,实在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