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osovipp的博客

没注明【原创】的文章,均为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电视剧《琅琊榜》语录(51-54)  

2016-12-28 15:42:22|  分类: [原创]电视语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51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蔺公子,蔺公子你还在吗?”
“我谢谢你!人还活着呢,喊什么?”

冰续草可以治愈火寒毒。

要看就一起看。如果又是一道旧日的伤口,两个人承受总好过一个人。

冰续草长于毒泽绝域,常常有人终其一生、送掉性命也难找到一株。

需要十位功力精熟和气血充沛之人与之换血,换血之后,病人可以康复,但这十个人在过程当中不仅痛苦,而且最终会血枯而亡!
拿冰续草救人,就是十命换一命!

为什么只想着自己性命的人能活,而心中有情有义的人却要死呢?

世间之大,茫茫万劫,众生的公平又岂是一个人能活多长所决定的?

百年前的那个人是活了下来,可他失去的难道不是比性命更紧要的东西吗?

听听这论调,都快参悟成佛了!

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我只知道,面对这样的真相,我不能什么都不做!

这是他心中最大的逆鳞,谁要敢去碰,就等同于要推翻他高高在上的威权。

谁也拗不过一颗冷酷的天子之心。

或许我们没有能力改变所有被颠倒的黑白,但是至少我们不能做隐瞒者的帮凶!

对于我而言,翻案就是结局。可是对你来说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我不想让一桩清清白白的平冤之举变成令人揣测、真假难辨的秘史。

“天下人如果误解你,那是天下人的愚钝,你又何必介意?”
“说实话,我真的介意,我希望你也介意。”

只有把天下人的看法放在心里,才能够懂得自省和约束,才能够成为一代明君。

麒麟手段。

我知道又有何用?天下人还不知道。

就这件事情而言,你能做的才是有限。

持身不正,持心不纯,则权势富贵皆如云烟。

无论何情何境,勿忘本心之善念。

我要做的是洗雪冤情,不是飞蛾扑火。


52-------------------

景睿:我想或许自始至终,他(梅长苏)就是为了这个案子。

世间之事,多有两难之处。

事到如今,已是最关键的时候,任何违逆真心、强迫交换得来的许诺,皆有不可控的变数。

先生与我,如同一人。

远离故国,见了一些人,经历了一些事。此刻回想过往,已经能够想得更明、看得更清了。

只要皇上在位一日,翻案之事便不可能万无一失。

“殿下。”
“殿什么下?”

地狱归来,不可久留。

历来皇室传承,核定血脉最为严谨。若出生时没有金匮玉碟,没有内廷司的龙印宝册,就没有皇室子弟的身份。

想当年,惠帝膝下无子,尚且不能把遗于民间的私生皇子带回,何况庭生?

这世上有些事情,不知道的时候很知足,可一旦知道了,反而会平添杂念和烦恼。

反正也快要死了,又何必把林殊和梅长苏搅在一起,让大家疑虑呢?

娘娘糊涂,你们也糊涂啊?

十三年前,谢玉与夏江串谋,令一李姓书生模仿赤焰军前锋大将聂锋笔迹,伪造密告信件,诬告赤焰军主帅林燮谋反,欺瞒君主,此其罪一也!
为坐实诬告赤焰军内容,断绝往来信件的来源,谢玉率部伏击聂锋前锋营,令其全军覆没,并嫁祸林帅,此其罪二也!
谢玉在行军途中,谎称林燮要兵发京城,骗得皇上兵符,与夏江伏兵梅岭,趁赤焰军与大渝军血战力竭之际,不宣旨,不招降,出其不意,大肆屠戮,令七万忠魂冤丧梅岭,事后却谎称赤焰军谋逆抗旨,不得不就地剿灭,此其罪三也!
梅岭屠杀之后,谢玉与夏江利用林帅金印,伪造往来信件,诬告赤焰军谋逆是由祁王主使,意欲逼宫篡位,使祁王身受不白之冤,满门被灭,此其罪四也!
冤案发生以后,谢玉与夏江封锁所有申冤门路,略知内情意欲上告者均被一一剪除,所言不达天听,此其罪五也!

你们这算什么?一起逼朕吗?


53-------------------

既然案子审错了,那就应该重审,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了。

此案关乎的是真相,是清白,并非只为定两人之罪。

若无苏先生的麒麟之才,朕恐怕也看不到现在这个场面。

景运二十六年,陛下尚是皇子,遭人陷害,屠刀悬颈,是你的同窗伴读、后来的赤焰主帅林燮拼死找回证据,面呈先皇,才救回陛下一命。
景运二十九年,五王之乱血洗京城,当年林帅还是巡防营的一个统领,他亲率三百骑兵冲进禁军营,最终力保陛下登基。
开文十年,西晋失守,金陵围城,又是林帅自北境千里勤王,血战三日,方平京城之乱。
无论是为友还是为臣,林帅从未负过陛下!

“朕杀了你,明天还会有新的太子!”
“你可以杀我,可以杀掉天下所有想查清此案的人,因为你是王。可是当你杀掉所有人的时候,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吗?”

儿臣一向以皇长兄为楷模,但是儿臣却绝不会是第二个皇长兄!

父子再战?还能再战什么?

赤焰之案之所以一定会被推翻洗雪,除了我们居心叵测以外,还有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——真相。

即使是至尊帝王,也总有些做不到的事,比如您影响不了天下人良心的定论,改变不了后世的评说,也阻拦不住那些在梦中向你走过来的旧人。

夏江之叛不假,赤焰之冤不假,陛下只要清楚这两点,是非黑白就已然分明,又何必再多猜疑?

陛下难道还不觉得当年的父子之情、夫妻之爱、兄弟之道、君臣之义全数都是消没在陛下自己无端的猜忌之中的吗?

曾几何时,他只是一个疼爱我的舅舅,可如今我和他之间却只剩下血海深仇。

当时一切都掌控在陛下的手中,我又岂敢说全部的实话?

宸妃、祁王、晋阳长公主、那些死去的人,哪一个不是与陛下骨肉相连?哪一个不是陛下的亲人?可当有人替他们鸣冤时,陛下却又在想些什么呢?

父不知子,子不知父。

陛下若知祁王,当不会怀疑他有大逆谋位之心。祁王若知陛下,也不至于到死还不相信你会杀他。

动不动就是天下、天下……

天下,乃是天下人的天下!若无百姓,何来天子?若无社稷,何来主君?

在陛下的心中,恐怕只有巍巍皇权,又何曾有过天下?

他的光明忠直在陛下的眼中却只有“顶撞”二字?

宁死不反。

并非朕生来无情,只要坐在这把龙椅上,人,自然是会变的。
无论景琰现在什么样,等他坐上了这个位子,他也会变的。

作为父皇,你不懂祁王,更不懂景琰。

陛下绝不会让林殊重返朝堂,否则天下人会时时刻刻地指责陛下的过错。

朕抱过你(林殊),带你骑过马,陪着你放过风筝。

“金殿呈冤那天,我本来很担心,担心你宿愿达成,一口气松下来,人就不行了。”
“我这十三年来,每前行一步,心里的这口气都会松一点。走到最后这一刻,也只不过是想亲眼看看,了个心愿罢了。”

既然这结果都已经在掌握之中,这口气松与不松又有什么区别呢?

你稳得住,并非你真的心境平和,而是因为你心里这口气根本就没有真的松下来。

你只要尽力,我也尽力,可好?


54-------------------

蔺少阁主可不是那块料,您不照顾他就不错了!

不光门没有,窗户也没有!

大渝兴兵十万,越境突袭,衮州失守!
东海水师侵扰临海诸州!
南楚增兵青冥关外,与南境守军对峙!
夜秦叛乱,地方督抚被杀!
北燕铁骑五万,已破阴山口,直入河套,逼近潭州!

文臣主和,武将主战。

兵力并没有什么不足,真正不足的是主帅。只要有堪当大任的主帅,这有限的兵力就能发挥出超常的战力。

不是我信不过这个皇上,是他根本就不能相信。

这不是放弃,而是选择。

我已经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了,如果到最后我可以回到林殊的结局,回到北境,回到战场,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。

三月之期一到,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多留你一日!

北境是我最熟悉的战场,大渝是我最熟悉的敌人。

在我心里,他(林殊)永远是金陵城内最明亮的那个少年,永远有着一颗九死不悔的赤子之心。

我绝不会让帝王之位动摇我的本心,但我仍然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,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。

此生一诺,来世必践!

在这宫墙内,这风从来就没停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